Site Loader
111 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璐酱

要想成为艺术家,没有一定的脑洞可不行,不过有时候脑洞开错了地方,我们这些消费者就得一脸懵逼了。

脑洞

不过要是光在网上欣赏这些“创意”作品,我还是很乐意的。

在不远万里外的奥地利。就有一位以间歇性沙雕出名的设计师大名:Klemens Schillinger。

Klemens出生于“世界音乐之都”维也纳,硕士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,听起来似乎应该是一个深受艺术熏陶的正统艺术家,不过实际上Klemens的画风一直具有迷惑性。

画风

一般来说Klemens的作品都是正经中带点小机灵,有着自己的小创意。比如当你在苦恼圆滚滚的花瓶无法与墙面完美契合的时候,他就设计出了合理利用空间死角的花瓶。

花瓶

简洁大方又美丽,麻烦链接给我一下。

取地标性建筑的外形做成的桌面配件,那个仿玛雅建筑的书夹,像暗喻“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”。

配件

摆在桌子上既实用又美观,仿佛整个房间里的空气都变得更有学问了。

不过,也仅限于此了,如果你再深入研究他的作品,你就会发现…这尼玛怎么和之前的想象完全不一样啊。

想要成为帅哥,最快的方法是什么?做梦?打开美颜相机?Klemens告诉你:统统不是。

你只需要在被誉为“阿波罗”的花美男雕塑眼前放一条镜片。

镜片

走过路过的时候你就会突然发现:哦吼,我道今天是哪位帅哥一直盯着我,还以为我这隐藏的这么好魅力外泄了,原来,是我自己啊!

是我

不过雕像美男还不算什么,作为一名艺术家,就要做出一些具有醒世意义的艺术品,比如,接下来这个台灯…

台灯2

要说现在没有手机那可是寸步难行,不管在干什么人们几乎都无法放下手中的手机,Klemens一度觉得刷手机是一种无法控制的冲动,就像猫咪吸猫薄荷、狗爱舔蛤蟆、人类一看到面前有手机就会忍不住想摸上去解个锁,再四处点来点去刷刷消息。

既然这样,那干脆就让手机消失在眼前吧。

以酒店房卡为原理,Klemens设计了一台台灯,把手机收进灯具下的抽屉,灯才会亮,期间只要一拉开抽屉灯就会灭。

台灯

如此一来,你就可以安安心心的看看书,专注地工作了。而不会时不时就想拿起手机玩一把。

太棒了!不过我觉得黑灯瞎火的玩手机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秒啊

不过Klemens还是十分人性化的,既然大家这么喜欢玩手机,那可能是真的手机太有趣了,所以我要改造手机!

首先这个东西的造型就像手机壳一样,很好,这很性冷淡风。

手机

翻个面,看起来也就跟我们的前几年的智能手机背面差不多。

正面

重点来了,这些珠子可不是光给你看的,你可以做这些事…

左滑解锁

左滑

左右滑动

左右

上下滑动

上下

大小缩放

缩放

好的,珠子玩够了,还是来玩手机吧。

“抱歉,这就是这部手机全部的介绍了。”

“我们删掉了所有功能,只剩能给手指提供动作操作的东西,这种极简化的设计带来一种平静的限制,能够帮助智能手机成瘾者应对戒断症状。”

真的

哈?我一点都不平静,我只想解锁完继续玩手机啊喂!

不过可能真的有人特别需要这样“平静”的设计,所以这个作品最终卖出了1500元人民币。

可能只能说是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,但是我不值得拥有吧…

不值得

 

爆有料

博雅棋牌博雅棋牌博雅棋牌博雅棋牌双赢彩票手机版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